第四百零八章 意外

帝匠 长弓射帅首 2665 字 5天前

“我们还可以求救啊,手机。。。。卧槽,我的手机没有信号了!!”江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不停的摇晃着,但是已经没能摇晃出任何信号。

“这个城市只有一个大规模的信号发射塔,想要链接国际信号,只能在这个城市内部,任何军方都会先控制这个地方吧,但是对方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的将信息权交给对方,所以现在多半信号塔已经被彻底废掉了。”

“也就是说,,,我们出不去了吗?!”江洋终于不再保持乐观的心态,有些焦急的问道。

“我从最一开始就说了吧,我们已经错过了可能出去的机会,现在已经只能等待救援了。”张若歌轻声的叹息了一句,这短短的一个清晨,自己究竟叹息了多少次?张若歌已经懒得去数了,刘然是一个爱好动漫的有钱人少爷,和张若歌几人脾气相投才会一直玩到今天,本身性格十分的单纯,而江洋更是一个乐天派,让他去思考复杂的东西只会让他施展出自己最擅长的降智法,将和他讨论的人的智商一起降低。

“这个城市很大,双方都集中在城市的两端,按理来说我们没有道理被这样四处轰炸,双方只要集中火力对付南北门就好了啊。”刘然看着满地的残垣断壁说到。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张若歌有叹息了一下,顺着刘然的目光看相了四周的残垣断壁,“双方的战斗有可能在昨天就开始打响了,我们选的宾馆最出名的是什么?大家应该都有数,那就是隔音效果十分的好,而且昨天晚上我们还喝醉了,对爆发的战争一无所知,有可能双方已经在城内全面开战,而战斗相对劣势的一方率先对对方占领的半个城市进行了轰炸,然后另一方如法炮制,才会变成这混乱的场面。”

“喂,你们为什么谈论的这么开心啊,我们现在是关心那些有的没的的时候吗?”小江看着张若歌和刘然一本正经的讨论着事情的来龙去脉,十分无奈的吐槽道,“现在可是零下,而且我已经连胃酸都吐干净了,我们能不能先找个落脚点?”

“你居然也有这么机智的时候!”张若歌仿佛发现了什么大秘密一般,盯着江洋说到。

“这个时候嘲讽我有意思吗?”江洋一脸黑线。

“我们面对的事情已经如此绝望了,不找点什么东西调剂一下我担心我会抑郁。”张若歌随手点起一根他不认识牌子的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这已经是这一个小时的第五根烟了,然后抬手指着前方,“就像那个人一样。”

众人顺着张若歌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人影站在一个破败的大楼顶上,在众人看到之前就一跃而下,众人之看得到一个黑影,但是在十层高的地方跳下来,结果如何根本不需要猜测。

“所以你弄错了顺序,我们现在在绝境中,我们已经出不去了,我们同时还失去了同伴,所以我们首先需要找地方吃饱,然后来上一杯烈酒麻醉自己,让自己不至于崩溃,至于找落脚点这个问题,我觉得并不是你应该担心的问题,毕竟我已经有了比较理想的地方,现在只要祈祷那里没有被炸塌就好了。”

“怎么?你的被害妄想症又发作了吗?”江洋趁机狠狠的调侃起了张若歌。

“我承认我无论什么时间都有一些太过小心谨慎了,连去练习散打也是因为这个,但是你也同样需要承认,我这种意识和行为很有可能能救我们的命。”张若歌很淡定的回应江洋,张若歌从来都是对人和事多加揣测和怀疑其他三个人早就习惯了。

“首先去个酒吧吧,左手边。”张若歌第一个走了出去。

“于是我们该去的地方是哪里?”四人在草草的在酒吧里找到了一些吃的吃过后,现在正人手一杯烈酒慢慢的喝着,而江洋也因为烈酒下肚,精神和体温都有一些恢复,不再那么沉默。

“首先要将吃的喝的能装走的尽量装走,因为我们不知道我们需要挺几天才会有人来拯救我们,所以最好先做好充足的准备。”张若歌提议道。

“这也是你让江洋把你们所有背包都拿下来的原因吗?”一直处于情绪沮丧的赵泷雨终于开口问道。

“因为慌忙之中我能想到的可以携带大量物品还不妨碍行动的工具就只有我们的大旅行背包了。”张若歌苦笑着解释道。

“真有你的风格啊。”刘然也跟着感叹道,熟悉张若歌的人对他都比较清楚,张若歌这个人平时就一贯是这个风格,他做的事情一定是有一定用意在里面的,无意义的事情是张若歌最不喜欢的。

“总之先行动起来吧。”刘然第一个站起身来,此时的酒吧还残留着人们彻夜狂欢的痕迹,同样也因为炮弹的袭击,地面上无数的碎瓶子,桌子椅子更是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宣告着这本来欢乐的场地此时已经失去了它的意义。

“这酒吧里除了薯条就是巧克力啊。”江洋是第一个冲向后厨的人,他也不在意什么秩序,一切东西都翻开看一眼,翻不开的就就近找东西砸开或者敲开,动作熟练的让其他人很难想象他是第一次这么做。

“这种高热量易携带的物品当然是我们的首选。”张若歌随口解释道。

“而且这个酒吧里也有充足的淡水资源是吗?”赵泷雨将一瓶瓶装水塞进张若歌的背包里说到,“你还真是贼不走空啊,从你提议来酒吧开始,你就已经想好了我们需要携带什么是吗?”

“而且也想好了我肯定会要酒喝是吗?”江洋将一瓶尚未开装的伏特加塞进了自己的旅行背包之中,心满意足的说到。

“烟和酒是解压的重要工具,而酒吧里恰巧不缺这两样东西。”张若歌抽出酒保一侧的抽屉,将其中一个抽屉中的烟全部收走说到,“超市同样不缺这些东西,而且种类数量更多,但是恐怕会想到这点的人更多,人都是贪心的,总想着多拿一点,但是那就会引起混乱和冲突,目前的我们可承受不起和别人发生冲突,与其如此,找一个离我们近而且没人的酒吧不是非常好的吗?”

“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刘然有些费解的说到,“这里在小巷子的深处,而且明显是有特殊服务的酒吧,据我所知我们的旅行计划里可没有来这样的酒吧玩才对。”

“对啊,对啊,有这种好地方昨天我们到的时候你怎么不和我说啊?”江洋抱怨着,而其他人也拿他的话当耳旁风,外表帅气的江洋风流成性这点几人早就清楚地不能更清楚了,“而且你可是典型的榆木疙瘩类型,从出生到现在都是单身,你会来这种地方消费?”

“我也是无意之间看到的。”张若歌苦笑着说到,“你们知道我有溜达的习惯,昨天下午你们都在补觉,而我睡不着,就在旅店附近瞎逛,无意间发现这里有一个酒吧,但是当时并没有多想,我也没想到现在它居然派上了用场。”

“好了,东西也装不下了。”刘然此时也将自己的大背包装得满满当当的,吃力的将背包背起来,“我们现在去哪里?”

“这个城市是没有暖气的,而且经过这么一闹,我觉得也很难能有电力供应,所以空调也是没法再用了。”张若歌环视着酒吧,“所以为了保暖,最好的选择就是没有被爆炸影响的环境,当然这样的环境其实不少,但是军队的攻击肯定不止这一波,那么我们需要一个相对比较隐蔽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