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轻敌的代价

“好歹我是我爷爷的孙子,虎父无犬子,就算是孙子也是如此。金钟,你作为我爷爷的门生,你难道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看着眼前这年轻人,狂妄自大,金钟明白这年轻人狂妄自大的原因,是因为他足够有实力。

所以金钟终于狠下心来,顶着可能会被太子判下谋逆的罪名,真的将自己手上的人马分给了曹默。

曹默见此,也不再将自己的行动禀告给南宫靖辰,而是直接进发。

他心中早有设想,毕竟他知道这个南越国的人虽然个个骁勇善战,但是个性冲动,没有规划思维,以他的了解,只要将敌人一次清除,赶紧杀绝,绝对没有问题。

曹默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

曹默带领着部队,首先利用小股部队引出对方大批军马,当进入曹默的所谓的包围圈之后,他自然毫不客气开始赶尽杀绝。

而这种方维的方式虽然简单,但对方就好像完全看不出来曹默的计划一般,居然真的被引蛇出洞,随后直接进入了包围圈,被曹默的队伍杀的晕头转向,纷纷退避。

但是曹默怎么可能会放过追击敌人的这么好的机会?他在后面自然是穷追不舍,想要将敌人一举歼灭,如此,他便可以在南宫靖辰面前扬眉吐气

南宫靖辰顶着自己所谓的高贵的身份,但实际上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个孬种罢了。

没有这个本事,上什么战场?

他最看不惯这种人,所以也下定决心,就算对方是太子,也要给对方一点颜色瞧瞧。

而这一切直到这场曹默发起的战役已经进行了快一个时辰之后,南宫靖辰在边城的指挥所里,才知道了相关消息。

南宫靖辰刚刚吃了败仗,而曹默这个时候出击,他不用推测也知道曹默是怎么想的。

恐怕曹默只不过是想要恶心自己,甚至想要对自己取而代之吧。

自己在他眼中恐怕只有一个太子的名头,用身份地位压制他,实际上没有什么真才实学。

如果真是如此,曹默真正能够赢得这场战役,南宫靖辰也只能自愧不如。

可问题是南宫靖辰现在清楚的知道,以曹默的个性,如今被南越国的军士引过去的话,恐怕会重大陷阱!

南越国在与南宫靖辰交手的第一次和第二次之中,分别运用了阵法,这就于曹默一开始跟南宫靖辰说的,南越国人头脑简单,勇猛却无计谋的评价,完全不同。

虽然曹默第一次虽然赢了,那也是偷袭赢来的,所以南宫靖辰如今完全有理由认为曹默如今对于南越国军事的认识,甚至还不如自己。

在这种不知比方到底是什么实力的情况下,曹默居然敢去攻打南越国,那结果不堪设想!

南宫靖辰也顾不上许多,甚至来不及安抚军士们,直接带着张耀武便冲出了城门。

而当他亲自率领先锋队赶到战场的时候,只见目之所急,一片狼藉。

曹默的队伍早就已经不在此处了。

战场已经迁移了数十里,因为当时曹默见年哪月国的人已经败于自己手上,便穷追不舍,他们并不知道这只是南越国将计就计而已。

南越国的军士们眼下想到的计谋,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其实曹默自己会运用,却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南越国的人同样戏耍。

但是这种轻敌的态度让他深陷其中包围圈。

等她醒悟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身处南越国军队的重重包围之内。

而曹默虽然勇猛冲动,却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但看着周围的一切,他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有些赞叹于自己一直瞧不起的蛮夷之人,如今也会用计谋了?

只可惜,自己居然中了如此明显的计谋,实在是太让人丢脸了!

如今他想要做到的只是突出重围,至少回去的时候能够带几个人头,也算是给自己添点面子。

但他想的容易,做起来,哪有那么简单?

这一次曹默冲出来,率领着那么多军队,所以很快就被南越国的人认为是重要将领,甚至是领头的。

之前的南宫靖辰上场一直很低调,所以并没有被南越国认定是领军人物,如今曹默的出现,正好符合他们心目中对领军人物的描述。

既然是肥羊,证明可能方过?

所以他们想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杀了曹默。这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杀了曹默,他们占领南越国南方边境的城池,可就容易多了。

所以曹默好不容易进了他们的包围圈,他们怎么可能这样轻易放过呢?

等曹默拼命斩杀周围扑过来的人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

眼前的敌人越杀越多,并没有因为他的勇猛和凶狠而减少。

那些南越国的人看着他勇猛的样子,甚至杀红了眼,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他们就喜欢这样子的猎物垂死挣扎的样子。

如此弄死有骨气却不得不接受死亡的猎物,才算有快感。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曹默也感受到自己的体能在慢慢流逝。

他终于认清楚一件事,这一次自己可能错了,自己若是再这样下去,恐怕会死在这个鬼地方!

而充满求生欲望的草木,自然不可能放任自流。他拼命的朝外突围,而他身边那些将士也都骁勇善战,自然有一定效果。

毕竟曾经都是和南越国交过手的人,怎么可能会害怕这一些身材矮小、面色猖狂的南越国人呢?

然而现实总是比自己的理想更让人绝望,就算他们再怎么努力,眼前的南越国军士也像是越杀越多,根本没有减少的意思。

而很快,一阵肩膀上传来的刺痛,让曹默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的肩膀被人划了一刀,瞬间就使不上力了。

而给了他一刀的那个人,还咿咿呀呀的想要继续攻击他,被他一剑刺了个透心凉。

虽然暂时逃过一劫,但这些敌人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接下来更多的敌人盯准了曹默,向他攻击而来,而曹默的身上负伤也越来越多。

即使他再怎么孤高,也不得不承认,如果身上负伤太多的话,他也受不了。

旁边的将士们为了保护他一个一个倒下了,而曹默这才罕见的生起了一股后悔的心情。